日語海外廣播50周年

日語第二任編導 卓菁湖

  中華民國臺灣的日語廣播肇始於1950年10月10日,到今年剛好50個年頭,在漫長的50年歲月中,我有幸參與日語廣播25年。
  1967年春天,我獲得日本文部省的獎學金,以公費的資格負笈櫻花盛開的日本,讀的是京都大學。我從青少年時期就喜歡收聽短波廣播,到日本留學前時常收聽NHK,BBC,澳廣、KBS等海外電臺的日語廣播。留學時,因鄉愁難耐,我開始收聽故鄉臺灣的廣播。當時的臺呼是:「這堿O臺灣廣播電臺、自由中國之聲」,一天的播出時間是30分鐘,日語節目的簡稱是沿用至今的「玉山」。當時的收播音樂是柴可夫斯基的「胡桃鉗組曲」。目前用的收播音樂「陽明春曉」是從我進公司后沿用至今。
  1968年夏天,我利用暑假回國省親,在報上征才廣告中我看到自由中國之聲正在征播音員,抱著僥幸的心情我參加了考試。對翻譯我多少有些信心,但播音就不行了,可是沒想到我卻第一名被錄取了,自己也嚇了一跳。公司希望我馬上上班,我有些為難,因為研究所還要一年才能畢業。我頗為困擾,是回到日本繼續學業好呢? 還是放棄學業,進入自己喜歡的廣播公司工作呢? 實在難以抉擇。到廟堜熁悸熊痕G,簽上寫著:「自己決定」,再加上父母也尊敬我的決定,所以我就決定進入廣播公司工作。退休至今,我不曾后悔當初的決定,我一直認為當初的決定是對的。
  我進公司時,日語節目祇有王根福編導及許純美小姐兩位主持人,王根福編導正住院中。后來聽說王編導也是京都大學畢業的,許純美小姐則是我母親那一邊的親戚,緣分真是不可思議的東西。我開始播音后不久,王根福編導辭世。
  1968年到1991年我在自由中國之聲VOFC從事播音工作,91年因腎疾退休,一直到1993年我都在自由中國之聲,以顧問的身分從事翻譯廣播稿的工作,但不播音,細數過往,日語廣播50年當中,我參與了25年。回憶25年的廣播生涯,昔日的種種仿佛走馬燈般的在腦海堣[久揮之不去,其中有些難忘的點滴。
  最高興的一天是入行第10年獲得公司頒贈的最高榮譽「金質獎章」的那一天。最長的一天是中日斷交的那一天,那一天零時前公司收到來自外交部的斷交聲明,馬上翻成日文,連夜錄音、趕制特別節目并在第二天早上的5點播出。因為上了24小時的班,所以是最長的一天。可是我們卻不以為苦,因為這一天的廣播被日本的電視、廣播、報紙大量引用。最引以為做的是,20年前我在東京召開聽友會并成立聽友組織「玉山俱樂部」。同年夏天,稻川英雄先生也在大阪催生了「玉山會」。在那以后,兩會每年都會在東京及大阪舉行聽友會,從不曾間斷,這是世界上其他的短波廣播電臺所望塵莫及的。另一個值得驕傲的是,聽友的來信大增。我剛進公司時,日語節目的信件一個月大約祇有300封,信件最多的是英語、國語及廣東話。幾年后在日語節目人員的努力,以及當時的廣播熱推波助瀾之下,中日斷交前后日語節目的信件,一個月突破6000大關。期待后進能打破這個紀錄。保持領先是一件很辛苦的是,日語節目的敵手也就是來信數位居第二的英語節目,時常以打敗日語節目為目標。在我所制作過的節目單元中較為難忘的是,「聲音的信件」。這是一個聽友信箱節目,聽友將自己的收聽報告或是信件有聲化后錄制在錄音帶中,由節目主持人在節目中介紹并回答復。在世界各國的短波廣播電臺中首先實施這種創舉的就是我,后為某廣播電臺所模仿,至今仍深感驕傲。又,目前每年在總統府前廣場舉行的國慶大典實況轉播,亦令人難忘,我與許純美小姐首開國慶大典實況轉播之先河。
  上司常誇日語節目很棒,成效又佳,這不是我一己之力所能達成的,我有幸能與一些優秀的組員一起共事,大家同心協力一路走來。我深深的被日本聽友的熱情所感動,聽友中不乏報告不斷者,也有聽了我的廣播,發現我鼻音很重,特別是從日本寄感冒藥來的聽友,我因病住院,遠從日本來探病的聽友,聽友的種種歷歷在目。退休后我與很多聽友都成為好朋友,選擇了廣播這一條路是對的。
  「財團法人中央廣播電臺」CBS的「臺北國際之聲」承繼了「自由中國之聲」的任務繼續日語廣播,今年堂堂邁入第50年。我謹以一個前廣播從業人員的身份說一聲恭喜,并祝鴻圖大展、業務蒸蒸日上,各位日語節目人員身體健康。

2000年10月10日  於景美 湛然居